Neverland

I don't sleep. I just dream.

南方周末 - 年轻人逃回北上广:为了前途与希望

是选择在北上广,被挤得像沙丁鱼,还是选择在老家当死咸鱼?逃离大城市的压力后,他们迷失于小城市的平庸与固化。

在他们对城市做出选择的背面,是城市对他们的选择:北上广抑或是小城市,都拒绝这批经济上以及心灵上,均处于无根状态的人。

这些年轻人左右为难的旅程背后,是几乎一代普通青年艰难安放的前途与希望。

三个月后,张一轩受够了老家那个长江边上的地级市,回到北京。就像2010年9月,他受够了北京,头也不回地投奔老家一样。

他走那会儿,正好赶上“逃离北上广”的浪潮。2010年下半年,在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、生活压力持续增长,白领中兴起到二三线城市安家的讨论。而张一轩的归途,又赶上了“逃回北上广”的热潮。

单就回家这一...

2011-11-14 #阅读 #人生

这些人,那些事

人生选择什么就必须承受什么,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……只是在日复一日如川剧"变脸"般不停转换的角色扮演中,"自己"这个角色反而少有上演的机会,除了午夜场;而在几乎无声也无观众的演出过程里,和"自己"对戏的另一个唯一的角色就叫"回忆"。

生命里某些当时充满怨怼的曲折,在后来好像都成了一种能量和养分,因为若非这些曲折,好像就不会在人生的岔路上遇见别人可能求之亦不得见的人与事;而这些人、那些事经过时间的筛滤之后,几乎都只剩下笑与泪与感动和温暖,曾经的怨与恨与屈辱和不满仿佛都已云消雾散。

2011-10-11 #阅读 #人生

过这样一种生活

过这样一种生活:摆脱激情和欲望,心灵冷静而达观。痛苦和不安只从内心生发出来,也只从心灵深处消除,而消除它们最初也许要用一年,用数个月,渐渐只用几天,甚至是一天,几个时辰,甚至痛苦和不安一经生发,即告消散,就像水滴落进炽热的火炭。

过这样一种生活:既坚持劳作,又隐退心灵,保持精神一隅的宁静。让思想严肃,庄重而纯真,让生命甜美、忧郁和高贵。学会沉默,因为没有太多闲暇。学会尽义务,爱孩子、爱爱人、爱父母、爱他们甚过爱那些所谓紧迫的事务。既不被别人左右,也不去左右别人。

过这样一种生活:不奇怪,不惊骇,不匆忙,不拖延,不困惑,不沮丧。不用笑声掩饰焦虑。对幸运的事情不推辞,不炫耀,毫不做作地享受,失去也不渴...

2011-09-30 #阅读 #人生

© Never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