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verland

I don't sleep. I just dream.

分开旅行


我独自度过了太多的时光,沉默已成习惯。

你从来都是寡言的,从我们最初相识时就是这样。你的沉默曾让我觉得那么沉稳,想要紧紧握住你的手,然后柴米油盐,朝九晚五,得到你一句承诺,就埋头安心过一生。渐渐的,你的沉默里出现太多暗淡不明的东西,你放佛忘记了那些承诺。拖延,即是最严厉的拒绝。我们的人生中,等待总是多过期待,而没有期盼的等待就如同没有火光的荒野。如果你开始忘记光亮的样子,那一天,你就瞎了。我不想这样,我不愿意我们的故事像世间所有令人扼腕的故事那样,在最关键的时刻以无言收场。

这个世界最难的事莫过于在多变的世界里维持不变的关系。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永恒。我害怕人心无常,害怕我们之间越来越宽广的距离,害怕失去你。你要靠放弃来获得。那么,我是否应该用离开的方式,抵达你?那些能找回的东西,从没丢失过。那些丢失了的东西,或许从未真正拥有。我打开阅读灯开始给你写这封信,我想要告诉你:我爱你,只爱你。但是,我们要暂时分别了。我要一个人去完成你许诺过的旅行,我要为我们两个人,去看一看永恒。

不知坐了多久,才想起日子要照样过。洗过澡,神志恢复清晰。打开衣橱,看见夏天的白衬衫和冬天的黑大衣挂在一起。想起来这么多年,我是有遗憾的。身边的朋友恋爱、结婚,还有的已经升级当母亲。我却似乎总是缺少她们这种应对生活的能力。或许是我蠢,或许是我的灵魂有残疾,或许是时间的关系。身外的世界,也并不平静。唯肉身,承受内外煎熬,日渐消瘦。当珍珠成灰,水晶蒙尘,白发三千丈。我们方才能明白:没有幸福,只有自由与平静。

我想,我们不应该在自己的愿望里牵涉进别人的意愿,否则神明都不知如何决断。

当我们失去,我们还可以靠回忆来拥有。我们也只能如此。但谁又知道,这不是更好的拥有方式?那些失去了的,永不会再失去。
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人,并不会突然消失不见,他们只是渐行渐远。

在那么漫长的时间里,那些稍纵即逝的存在显得单薄又脆弱…有什么又是永恒的呢?日夜的更迭,低沉的吟咏,我们随肉身消散的情感又会在哪个时空得到解答?

乔治艾略特则说:最幸福的女人,像最幸福的民族一样,没有历史。我想不出哪个国家比新加坡更适合乔治艾略特这句类比。如果可以,我多么想只听一首歌,只看一本书,只喝一种茶,只穿一种颜色,只爱一个人,就如此专注而潦草地过了一生。

我不是个善于解释的人,以为所有事都可不言自明,但事实不是这样。因为人心有不同角落,自然折射出不同观点。但那也是别人的事,我依旧选择沉默。
旅行很容易,出发很容易,逃避很容易,但寻找答案不容易。我也开始知道,爱一个人很难,不爱一个人更难。而最难的是真正离开一个人。当你离开一个人,他并不会瞬间消失在街角,他是慢慢在你生命中消失,就像渐渐干涸的水渍。那是一种缓慢而迟钝的折磨。

我清楚知晓,你不能回赠我同样的深情与激烈。只要伸一伸手就能将我拥入怀中,而你只会抿紧嘴唇,双手握拳,看我抹着泪远走。
我更清楚地知晓,不管爱不爱你,时间都一样会过去。在这条暗流汹涌的长河里,我倔强地选择你,做我心上那深不可测亦无法愈合的伤口。

这两年来,对自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:不要任性。所以事到如今,我们没有流光溢彩,也未曾万劫不复。尽管想为彼此带回远方的碎片,告诉彼此,各自的生命里都发生了什么。但当所有的碎片渐渐凑成一个人看的风景,我开始明白,走那么多路,不是要再次找寻你,而是为了失去你。

有段时间总是在大约5点的时候起床,看着窗外天光渐亮,晨风吹来露水的清凉,觉得拥有全部的时间,于是心中充满希望。如今这力量,似乎又开始在我身体里重生。
爱过一个人,他也曾对你心怀同样的珍惜。起承转合,一起经过时间。仅是这样,便已觉得值得。

人生这么远这么大,怕我们是再没有与原来的彼此相逢的时候。天空里没有恒星的恒心,只有风雨的无常。烛光跳动,仿佛天使挥动羽翼,流星坠落如雨。而我,终于可以原谅你,同时给我自己最珍贵的礼物:自由。

从来没有过问你经历了些什么,独自承担了些什么,你的心为什么会改变。 不就是人世与人心嘛,谁和谁不都一样?
你可以说这样很冷血,说这样很残忍,也可以说这是智慧,这是看透。"不见得你比别人更痛些。只不过你表达得精彩些。"黄碧云这话,算是句风凉话,但是真的。你走这么远赶来,不过是为了一时的心痛。
如果下次再见,发现我依旧一脸冷漠,你要记得,不见得我比别人更坚强些,只不过我伪装得比别人更彻底些。
你的伤,也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深,那么痛。你不是还活着吗,躯壳完好地活着吗?又追求什么灵魂,什么幸福呢?这些明明都是你自己放弃的。

尽管你是我20岁到30岁那段岁月中,唯一的故事与全部的故事。睡梦中紧握的双手,将我们的年少轻愁交织进彼此的生命线中去。我们把曾经发生过的所有巧合都拿出来将,并且加以认真考证,认为那一定是上天对于我们终将相遇的暗示。如果故事没有后来,那么这些天真当然都是真理。

后来,我们随生命的河流去漂游。尽管曾努力想要走回分别的岸边,想为彼此带回远方的碎片,告诉彼此,各自的生命里都发生了什么。但,当所有的碎片渐渐拼凑成一个人看的风景,我开始明白,走那么路,并不是要再次找寻到你,而是为了失去你。我怎么与另一个人争夺你?

或许我们走那么远,不是为了看风景,而是为了去天地的尽头会一会自己。因为只有在那样遥远的地方,你才能把喧嚣的人世抛在身后。

那个在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或许当你在身边的时候,能感觉到的也只是淡淡的温暖而已,并不比一杯热茶更显著。但当失去你的时候,整个世界在瞬间荒芜。

在爱里,本没有好与坏,也没有是与非。因为被爱的人,总是可以在爱他的人心里摆脱道德的审判。

我们的故事曾激烈美好,却终归牵扯冗长。温言软语,也终将在时间里变成冰炭。

评论(3)

© Never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